那是一種『只要是Michael Jordan想做的,就絕對沒有人能夠阻止得到』的感覺

image

 

芝加哥公牛隊助理教練John Bach曾經在1988-89賽季東區聯盟季後賽首輪擊敗克里夫蘭騎士隊後這樣評價過Michael Jordan:「球隊裡總是有這樣的感覺,如果我們打進了總決賽,Michael就會想出一些能夠贏球的方式。他是我所看過最偉大的競爭者,而在那些重大的比賽他仍舊可以提升至另外一個階段。」

 

當時,公牛隊季後賽首輪的對手是88-89賽季拿下57勝的騎士隊,而在過去六次與公牛隊對決騎士隊都拿下了最後的勝利,甚至在該賽季常規賽最後一戰騎士隊讓先發球員休戰仍然戰勝了公牛隊。外界普遍上認為公牛隊拿下這系列賽勝利的機率是相當渺茫的。但Jordan還是身體力行地證明,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那時候兩隊在前四場系列賽打成總比分2-2,而關鍵性的第五戰更是搏鬥至僵持不下的局面。然而Jordan還是在比賽剩下三秒時完成了後世所熟知的『The Shot』。該系列賽Jordan場均39.8分、8.2助攻和5.8籃板,強悍的表現以及最後一擊的堅決,彷彿讓騎士隊明白,沒有什麼事情是Jordan做不到的。就像是詛咒般的『The Shot』,在接下來的兩個賽季,騎士隊沒有一次擊敗過公牛隊。

 

 

像Jordan這樣『只要我想做,沒有人能夠阻止得到』的霸氣,世人早在他職業生涯的第二個賽季已見證過一次。當時因為傷勢緣故缺陣了64場比賽的Jordan不顧醫生的勸戒堅持重返球場。大部分的人包括了醫生、公牛隊和Jordan的顧問團隊都認為他應該要繼續在這個賽季休養下去。

 

在Jordan憤怒地指責公牛隊不想要打進季後賽就是為了爭取更高的選秀順位後,在逼於無奈之下,球隊還是放行讓Jordan打完餘下的15場比賽。

 

雖然那15場常規賽裡公牛隊只是拿下了六場勝利,但是公牛隊最終還是成功的闖進季後賽。該1985-86賽季東區季後賽首輪公牛隊直落三輸給了波士頓塞爾蒂克隊,不過Jordan還是讓後來的總冠軍塞爾蒂克隊冒了一身冷汗。系列賽第一戰攻下49分的Jordan,彷彿那也只不過時熱身而已,在系列賽第二戰直接拿下63分。

 

該系列賽Jordan場均43.7分、6.3籃板和5.7助攻,就連Larry Bird也這樣說:「一定是上帝偽裝成Michael Jordan了。」

Advertisements

1990年東區聯盟冠軍賽,孤獨步兵Michael Jordan止步於『喬丹法則』執行者底特律活塞隊

1990-Michael-Jordan-John-Salley-079004006

 

底特律活塞隊對外宣稱他們掌握了如何有效地限制Michael Jordan的秘訣,稱之為——『喬丹法則』(Jordan Rules)。不過在芝加哥公牛隊助理教練John Bach看來,這一切都是活塞隊所設計出來的心理學詭計。就在幾年前,活塞隊準備了一系列經過精密剪輯的影片呈現給聯盟看,當防守者在防守Jordan的時候,即使只是非常輕微的接觸也被裁判吹哨犯規。

 

「你已經很頻繁地聽到關於他們的這一切,那些裁判們也會聽到。接著你會開始想,他們可能真的有些不一樣的地方。」Bach說。「這會產生影響,突然之間即使他們真的對Michael犯規了,人們依舊認為他們並不是在犯規。」

 

1989-1990賽季東區聯盟冠軍賽,活塞隊以86-77和102-93連續兩場擊退公牛隊,公牛隊在這兩場系列賽的命中率都不超過41%,而Jordan更是43投僅17中。事實上,活塞隊確實讓Jordan陷入麻煩當中,但是Jordan從來都不願意承認這一點,因為他真的相信公牛隊和自己是可以擊敗活塞隊的。

 

系列賽第二場,半場休息時公牛隊以38-53落後活塞隊。Jordan走進已相當沉靜的更衣室裡,踢走一張椅子。「我們打得就像是一群女人那樣!」Jordan吶喊。

 

帶著0-2落後的劣勢回到芝加哥,Jordan一直想著如何去擊敗活塞隊。雖然他遍體鱗傷,但是和他無窮的競爭意識以及自尊比較,那些傷根本不算什麼。他只感受到日漸濃厚的憤怒。

 

「我一眼望去,看到Horace(Grant)和Scottie(Pippen)還在鬼混、說笑、搞亂。他們有著天賦,但他們沒有認真地看待這一切。而那些新秀就像往常那樣一直待在一起,他們根本不知道現在所發生的一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那些白人(John Paxson和Ed Nealy)很認真地訓練,但是他們沒有天賦。剩餘的?誰知道可以從他們身上期待些什麼?他們完全不行。」Jordan說。

 

當時Jordan就像是一個人作戰那樣,球隊的榮譽成為了他肩膀上那沈重的負擔。Bach說,當時Jordan在球場上的表現就像是一位孤獨的步兵進攻著已被加固過的地堡。

 

那兩場系列賽以後,憤怒的Jordan選擇沈默以對,拒絕與媒體談話、不想要談論自己的隊友。「我要他們自己站出來,承擔起責任。」Jordan告訴朋友。

 

最終,即使公牛隊試圖反撲,活塞隊還是笑到最後,以總比分4-3闖進總冠軍賽的舞台。

John Paxson致勝一擊淘汰鳳凰城太陽隊,Michael Jordan完成第一次三連霸

john_paxson_michael_jordan_1993_nba_finals-2

 

延續著與隊友之間緊密的聯繫,Michael Jordan依舊減少與媒體對話,比起過去顯得更加的沈靜。但是Charles Barkley可沒有在管住自己的嘴巴。他自誇在芝加哥的總冠軍第三和第四戰的休息日徹夜不歸;曾與Madonna見面;在被主場球迷狂噓後站出來捍衛隊友Kevin Johnson;支持Jordan的賭博習慣等,鎂光燈幾乎都聚集在Barkley的身上,因為他總是有辦法滿足媒體們的報導慾望。

 

Barkley熱愛周旋於媒體群,但是總冠軍賽第一與第二戰的失利讓Barkley冷靜和甦醒過來。第一戰鳳凰城太陽隊在第一節落後芝加哥公牛隊後即沒有追得上比分,第二戰儘管Barkley轟下42分,但是同一時間Jordan也攻下42分,而Danny Ainge關鍵性三分球被Scottie Pippen扇走,太陽隊成為了史上第一支在前兩場系列賽連敗輸掉了自己的主場優勢的球隊。

 

「我們有著巨大的漏洞。我們現在完全可以把自己放入大峽谷內。」Barkley說。

 

頻臨淘汰邊緣反而讓太陽隊奮起直追,經歷了三場加時賽最終太陽隊以129-121擊敗了公牛隊。太陽隊總教練Paul Westphal成為了第一個曾經經歷兩次總決賽三度加時賽的人,一次是球員身分,而另一次則是總教練的身分。不過來到了第四戰,雖然Barkley交出了32分、12籃板和10助攻的表現,但是Jordan攻下55分,繼續編寫自己的榮譽事蹟,是總決賽史上第五次出現得分超過50分。

 

帶著不成功便成仁的氣勢,Barkley喊出『拯救城市』(Save The City)的口號,模仿兼挖苦公牛隊為了在第五戰封王後避免在慶典中出現混亂而設定的計畫。太陽隊拿下了這場勝利,成功的把戰局帶回鳳凰城,準備在那裡進行最終的反撲。

 

「我告訴Michael,我們是命中注定的那一隊。但是Michael說,他讀著和我不一樣的聖經。」Barkley說。

 

命運真的和Barkley開了個玩笑。太陽隊克服了落後八分的劣勢,在第四節成功的反超比分,以98-96領先公牛隊,彷彿勝利在望。整個第四節公牛隊的比分都由Jordan一人攻下,直到最後的3.9秒。最後倒數時刻,Pippen切入把球傳給Horace Grant向籃筐進攻,但是Grant果斷的把球傳給站在左側三分孤線處的John Paxson,Paxson投入致勝一擊,擊毀了太陽隊的希望,也讓公牛隊順利封王,完成三連霸的目標。

 

「自我八歲開始就開始打籃球,而這就是你會夢寐以求的時候,自己投入了贏取總冠軍的那一投。」Paxson說。

 

總冠軍場均攻下41分的Jordan,成為了NBA歷史上第一個連續三年奪下總冠軍賽MVP的球員。

 

 

1993年東區冠軍賽,紐約媒體的追擊與Michael Jordan的反撲

jordan2

 

挾帶著紐約尼克隊拿下兩連勝的氣勢,整座紐約市彷彿沸騰起來。紐約的媒體們也開始按耐不住了。他們試著先給芝加哥公牛隊猛烈的當頭一棒。Michael Jordan在東區冠軍賽第二戰前一晚前往大西洋城(Atlantic City)直到凌晨2.30分才回房的事情被《紐約時報》大幅度地報導。

 

Richard Esquinas是和Jordan一塊賭博的好夥伴。據他的說法,Jordan輸給了他大約130萬美元,也因為Jordan只願意支付他30萬美元,導致Esquinas隨後刊出了一本書,書名為《Michael與我:我們的賭癮》。而Jordan陣營則解釋道,賭輸的籌碼沒那麼多。

 

紐約媒體試圖把東區冠軍賽的焦點轉移到這些場邊因素,讓公牛隊無暇應對,並且嘗試去破壞公牛隊更衣室裡的化學作用。『Jordan是否有沈迷賭博的問題?』、『Jordan是否需要進行心理輔導?』、『Jordan沒辦法應對尼克隊的壓迫式防守。』、『Horace Grant如何停頓下來,開始投訴他的傷勢。』等等,滿天蓋地的報導、新聞不斷地衝擊著公牛隊。

 

然而,媒體的這種追擊卻讓Jordan和公牛隊隊友們緊緊的聯繫起來,團結一致的與世界對抗。Jordan不再和媒體談話,其他隊友也是。「這就真的是一個讓我們可以放輕鬆的方法。」Grant說。

 

第三戰,Scottie Pippen攻下全場最高的29分,而Jordan固然投籃的狀況不理想,但他還是頻密地進攻籃框博取犯規,也貢獻了全場最高的11次助攻。此役,尼克隊幾乎被公牛隊摧毀,半場時落後19分,到了第三節公牛隊更是把領先優勢擴大至26分。

 

「這對我們球隊裡的Tar Heels成員來說是個好日子。」公牛隊替補大前鋒Scott Williams說。「我想我和Michael一起攻下55分。」第四戰,Jordan展開了他憤怒的反撲單場攻下54分,帶領公牛隊把東區冠軍系列賽比分扳平。第五戰隨著尼克隊前鋒Charles Smith最後關鍵性上籃失利以及整體低迷的罰球命中率,公牛隊把最後的戰役帶到了芝加哥。

 

「我們並不知道我們是否能夠拿下勝利。」尼克隊總裁Dave Checketts在第六戰後說。公牛隊以四連勝澆滅了尼克隊囂張的氣勢,再度回到總冠軍賽的舞台。

 

Michael Jordan的三連霸之路,走得不容易

108141

 

就在頒發隊史第二枚總冠軍戒的那一晚,Jerry Reinsdorf已勾勒出一個屬於芝加哥公牛隊的皇朝盛世。「一個王朝。但是我們還沒抵達到那裡,不過若我們可以連續拿下三個總冠軍的話……」Reinsdorf說。

 

1992-93賽季,Charles Barkley場均25.6分、12.2籃板和5.1助攻,帶領鳳凰城太陽隊拿下全聯盟最佳的62勝20負,而Barkley也奪下個人生涯唯一一座年度最佳球員的獎項。相較起Barkley和太陽隊的來勢洶洶,公牛隊僅獲得57勝25負,常規賽戰績比起過去兩個賽季稍微遜色。

 

但是Michael Jordan並不認為這是壞事。「我們是不被看好的那一方。這並不是一個很糟糕的情況。我們會從那裡克服一切,持續成長。其他球隊覺得我們變弱了,而我們也確實稍微破裂些。我們出現了一些脆弱的跡象,但是這是關乎到總冠軍的事情。」Jordan說。

 

「再度贏球會為這支球隊添加更多的傳奇。上一次完成三連霸的時候,聯盟裡只有八支球隊,但現在有28支球隊,而且彼此也更加的平等、平起平坐,以及這裏的傢伙有些可能明年就不會出現在這裏了。所以我們必須趁我們還可以在一起的時候去好好享受這個機會。我還在打球的唯一一個理由就是因為我想要贏取總冠軍。」

 

「多少個?我並不知道。這取決於我還是否對於比賽有所熱情。」

 

東區聯盟冠軍賽,紐約尼克隊與公牛隊碰面對決,也是東區聯盟第一和第二種子的對抗。Jordan面對的,不只是眼前被Pat Riley灌入兇悍氣息的尼克隊,還有滿天蓋地而來的紐約媒體。第一戰,Jordan在比賽最後六分鐘毫無得分,下半場13投僅3中,結果尼克隊以98-90取勝。當時一家紐約報章寫下了這樣的標題:《JORDAN ; GOAT》。

 

首戰的光芒遠蓋過Jordan,全場拿下25分,其中最後一節攻下13分的John Starks成為了紐約追捧的英雄,述說著Starks如何一路走到世界中心的舞台的故事。「就像任何人一樣,我一直都敬畏著Michael Jordan。但我總是夢到像現在這樣的情景,出現在重要的比賽裡,而我知道我可以讓人們感到驚訝。」Starks說。

 

讓人驚訝的,不只Starks在第二戰最後時刻狠狠地飛空騎住Horace Grant灌籃,還有尼克隊繼續拿下第二場勝利,在東區冠軍系列賽以2-0領先衛冕冠軍公牛隊。這一晚,Jordan出手32次僅投中12次。

 

「這是個巨大的挑戰。我們只需要贏下一場球,然後繼續專注贏得下一場。我們現在只會專心看待下一場比賽。」

 

然而,Jordan面對的挑戰,不僅是場上拿對總冠軍寶座垂涎三尺的尼克隊而已。

1993年10月6日的大事件,Michael Jordan讓自己成為了過去

WAS108D

 

「Michael一直都在說會在賽季結束後退休。」完成隊史首次三連霸後,芝加哥公牛隊老闆Jerry Reinsdorf這樣說。「但是我三個月後才想通了…」原來Michael Jordan想要退休的想法是認真的。就在正式宣布退休的前一天,Phil Jackson找上了Jordan。

 

Jackson試著說服Jordan。三連霸,若Jordan沒有做出這樣的決定,公牛隊是有機會延續如此統治性的表現的。但是Jordan只是問了Jackson一個問題,他還有什麼需要證明的。「當他猶豫不決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了答案。」Jordan說。

 

退休的決定深根蒂固在Jordan的腦海裡。沒有任何的疑惑,Jordan在發布會前夕與大部分的隊友見面。Scott Williams哭泣著感謝Jordan過去給予他的協助。參加Jordan兩個月前為父親所舉辦的葬禮中唯一一個公牛隊隊員,B.J. Armstrong說,Jordan一直都會是激勵他前進的推動力。

 

1993年10月6日早上,就在約300個媒體、所有隊友、公牛隊制服組、麥當勞的管理層、耐克代表、桂格燕麥代表面前,Jordan宣布:「這並不是因為我不熱愛比賽了。我只是感覺,在我整個生涯的這個時刻,我已經到達了我職業生涯的頂峰。」

 

Jordan成為了許多美國人的過去式,但如今他自己說,這一切,都過去了。

 

「我猜想,最正面也是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我已能夠對我父親今日無法與我一起共度而感到釋懷,因為他見證了我最後一場比賽。而那對我而言有著重大的意義。這是他、我們彼此、我的家人和我都在很久以前談論過的事情。」Jordan在發佈會上說。「我從我父親去世的時間中學會了一樣事情。那就是你深愛的人在任何時候都會從你的身邊被帶走和離開。」

 

那天,《費城詢問報》的記者Bob Ford一開始是被委派去採訪芝加哥白襪隊與多倫多藍鳥隊的美國職棒大聯盟比賽,但是隨後被吩咐前往參加公牛隊在私人訓練中心——貝托中心(Berto Center)為Jordan所舉辦的退休發佈會。

 

當Ford抵達那裡時,他撞見了一個相當熟悉的臉孔。那是全國廣播中心八、九十年代的台柱,也是當時被譽為『新聞界三巨頭』之一,擔任總編輯的Tom Brokaw。

 

「這是大事件啊。」Ford對自己說。

 

那天,1993年10月6日,Jordan成為了回憶。

談及未來,Nikola Mirotic先把專註力放在鍛煉自己 | 關於Jimmy Butler,Mirotic:Jimmy是個很優異的隊友

Nikola_Mirotic_Chicago_Bulls_v_Boston_Celtics_XU4_Zi_Cj_Vfxil
Maddie Meyer/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我從來沒有比現在更加冷靜過。」Nikola Mirotic說。「我知道這聽起來很怪,但這卻是真的。這是因為我已決定,完完全全地專註在我自己身上,努力地鍛煉來渡過這些。」過去兩個星期,Mirotic目睹了自由市場上的動向,似乎每支球隊能夠動用得到的薪資空間也捉襟見肘。芝加哥公牛隊已經對今夏合約到期的Mirotic提出報價合約,因此對於自己的未來是否還在芝加哥,Mirotic選擇把洽談合約的事情交給了他的經紀人去處理。

 

「就像我在賽季結束前所說的,我的目標就是要在這個夏天變得更加強壯,增加一些磅數,而過去兩個月都很滿意地達到目的。我想要繼續鍛煉我的身體,增加肌肉然後做我所應該做的,來變得更加好。」Mirotic說。畢竟目前公牛隊的狀況有點混亂,當下正朝著重建的方向走去,但Mirotic還是有意願想要在公牛隊打球,盡管身邊熟悉的人都紛紛離開了。

 

「從三年前我來到這裏,我是唯一一個從那個陣容留下來的。」Mirotic說。「這還蠻瘋狂的,因為在歐洲,我們並像他們一樣習慣這麽巨大的變化。但很多時候這都關乎到生意,而他們也真的盡他們所能嘗試在建立起球隊。當你想到這些改變的時候,你會覺得很瘋狂,但你也無法帶著私人因素去看待。這一切都沒有關系到個人因素。他們只想要試著變得更好。目前這一切都很好。」Mirotic回答得小心翼翼,這其實是很正常的。他待在美國的時間其實還不算長,初來報到時還有Pau Gasol的關照,加上來到了生涯第一次的十字路口,如此巨大的改變對一個身在異鄉奮鬥的西班牙人來說,他真的只能專註在自己身上,加強自己來應對任何可能發生的改變。

 

不過談到外界對於Jimmy Butler的抨擊,認為他是個不合格的領袖,也是更衣室裏的不安分因素,Mirotic還是站出來捍衛Butler。「老實說,Jimmy是個很優異的隊友。我不明白這些批評從何而來。我知道我跟他從來都沒有任何問題。很多人很愛說他和隊友有問題,但這都不是真的。有時候在訓練時,我的意思是,你會和彼此相互競爭,而在高程度的情況西,會發生一些事情是正常的。但是訓練結束後,一切都很美好。」Mirotic解釋道。「作為隊友,Jimmy一直都很謙遜。」

 

盡管上賽季Mirotic曾經陷入低迷,但是在賽季後期他還是有恢復狀態的跡象。場均10.6分、5.5籃板、1.1助攻,還有41.3%的命中率、34.2%的三分命中率和77.3%的罰球命中率,嚴格來說來到第三年的Mirotic進步幅度有些停滯不前,但他才26歲,還是有些許時間讓他重新證明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