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聯盟的插手改革,新賽季賽程表揭曉後丹佛金塊隊魔鬼主場優勢被削減

149002153.0
Kevork Djansezian/Getty Images

丹佛金塊隊有着熟為人知的魔鬼主場,然而除了高海拔、低氣壓、稀簙的空氣這樣的主場優勢以外,時區的差異也是另一個比較另類的優勢。

 

前《丹佛郵報》的專欄作家Christopher Dempsey曾經舉過這樣的例子:X球隊周五晚上在洛杉磯對湖人隊,當地時間七點開打,大概九點十五分獲九點半結束。沖涼、記者會、搭巴士前往機場,這些大約花費兩個小時。然後幸運的話,班級準時在午夜時間出發,飛機行程到丹佛約兩小時十五分鐘,根據丹佛的山地地區時間計算,飛機落地時已經是當地時間淩晨三點之後了。然後搭巴士前往市區酒店大概需要四十分鐘,當球員們可以躺在床上休息時已經是淩晨四點的時候了。而與金塊隊的比賽就在當晚,若再計算球場海拔高度和精力充沛的金塊隊,就會發現為何對手都想要根除金塊隊的這個優勢。

 

usa_timezone_map

 

考慮到金塊隊所享有的這些自然優勢(當然對其他球隊來說在行程上可能是種折磨),據Dempsey在2015年表示NBA聯盟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存在並設法去處理,而能夠改善如此問題的,就是第一,確保西區球隊的背對背賽程中確保丹佛會是第一站;第二,在這兩場比賽的中間穿插一天休息日。

 

根據Dempsey所提出的看法和他所指出聯盟做出的相對方式,我調查了2012-13賽季、2013-14賽季、2016-17賽季和新賽季2017-18賽季來做個對比,也就是Dempsey所提出聯盟即將采取行動改善的時間點前後。接著,你會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也可能對金塊隊來說並不是什麼好消息吧。

 

2012-13賽季,總計有11次聯盟各隊背對背的比賽,丹佛是屬於第二站,也就是說完成第一天的比賽後就必須飛往丹佛。而2013-14賽季這種情況則發生了八次。可以參考以下圖表。

 

O1

 

重點:
1. 2012-13賽季,只有熱火隊和灰狼隊在飛往丹佛之後仍然能夠取得勝利。而無論是湖人隊、爵士隊還是火箭隊即使在上一場獲得勝利,在車舟勞頓後依然無法攻占丹佛。

2. 很特別的,湖人隊這兩個賽季都遭遇兩次這樣的賽程安排,而兩次的結果都一樣,第二站在丹佛都是輸球的。

3. 這樣的情況來到了2013-14賽季更凸顯出金塊隊的主場優勢,所有球隊在背對背第二站來到丹佛都遭遇敗仗,無一幸免。

 

2016-17賽季,總計有八次聯盟各隊背對背的比賽,丹佛是屬於第二站,也就是說完成第一天的比賽後就必須飛往丹佛。而新出爐的2017-18賽季賽程表這種情況僅出現了六次。可以參考以下圖表。

 

O2

 

重點:
1. 上賽季,金塊隊的主場優勢比較不明顯,勇士隊、活塞隊和火箭隊都在背對背第二站取得了勝利。考慮到上賽季勇士隊和火箭隊的表現與實力,這是能夠理解的。

2. 新賽季的賽程,灰熊隊在22/11/2017會與小牛隊對戰,接下來會飛往丹佛,但是中間聯盟安排隔了一天休息,直到24/11/2017才與金塊隊對戰。

2. 聯盟各隊背對背的比賽而丹佛是在第二站,新賽季已經降低至六場。

3. 有九場背對背的比賽丹佛被設定成第一站,新賽季獲益球隊為快艇隊、76人隊、雷霆隊、公牛隊、火箭隊、國王隊和灰狼隊。

4. 當Dempsey在2015年12月報道聯盟采取的行動時,我想總需要一番部署和商討,以致2016-17賽季丹佛為背對背的情況還是比較多的。新賽季因為多年以來出現的輪休問題和球員頻頻表示賽程過於緊迫,因此聯盟做出了調整,背對背的賽程已經是近幾年最低的了。賽程提早、沒有了五天四戰,丹佛所享有的自然優勢也降低了。

 

其實我個人是覺得很可惜的。高原加時區的優勢,這是屬於大自然的一種恩賜,也造就了丹佛一個不一樣的存在。而如今這種存在,必須隨著聯盟的規定而進行修改,是件非常可惜的事情。

Advertisements

談及未來,Nikola Mirotic先把專註力放在鍛煉自己 | 關於Jimmy Butler,Mirotic:Jimmy是個很優異的隊友

Nikola_Mirotic_Chicago_Bulls_v_Boston_Celtics_XU4_Zi_Cj_Vfxil
Maddie Meyer/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我從來沒有比現在更加冷靜過。」Nikola Mirotic說。「我知道這聽起來很怪,但這卻是真的。這是因為我已決定,完完全全地專註在我自己身上,努力地鍛煉來渡過這些。」過去兩個星期,Mirotic目睹了自由市場上的動向,似乎每支球隊能夠動用得到的薪資空間也捉襟見肘。芝加哥公牛隊已經對今夏合約到期的Mirotic提出報價合約,因此對於自己的未來是否還在芝加哥,Mirotic選擇把洽談合約的事情交給了他的經紀人去處理。

 

「就像我在賽季結束前所說的,我的目標就是要在這個夏天變得更加強壯,增加一些磅數,而過去兩個月都很滿意地達到目的。我想要繼續鍛煉我的身體,增加肌肉然後做我所應該做的,來變得更加好。」Mirotic說。畢竟目前公牛隊的狀況有點混亂,當下正朝著重建的方向走去,但Mirotic還是有意願想要在公牛隊打球,盡管身邊熟悉的人都紛紛離開了。

 

「從三年前我來到這裏,我是唯一一個從那個陣容留下來的。」Mirotic說。「這還蠻瘋狂的,因為在歐洲,我們並像他們一樣習慣這麽巨大的變化。但很多時候這都關乎到生意,而他們也真的盡他們所能嘗試在建立起球隊。當你想到這些改變的時候,你會覺得很瘋狂,但你也無法帶著私人因素去看待。這一切都沒有關系到個人因素。他們只想要試著變得更好。目前這一切都很好。」Mirotic回答得小心翼翼,這其實是很正常的。他待在美國的時間其實還不算長,初來報到時還有Pau Gasol的關照,加上來到了生涯第一次的十字路口,如此巨大的改變對一個身在異鄉奮鬥的西班牙人來說,他真的只能專註在自己身上,加強自己來應對任何可能發生的改變。

 

不過談到外界對於Jimmy Butler的抨擊,認為他是個不合格的領袖,也是更衣室裏的不安分因素,Mirotic還是站出來捍衛Butler。「老實說,Jimmy是個很優異的隊友。我不明白這些批評從何而來。我知道我跟他從來都沒有任何問題。很多人很愛說他和隊友有問題,但這都不是真的。有時候在訓練時,我的意思是,你會和彼此相互競爭,而在高程度的情況西,會發生一些事情是正常的。但是訓練結束後,一切都很美好。」Mirotic解釋道。「作為隊友,Jimmy一直都很謙遜。」

 

盡管上賽季Mirotic曾經陷入低迷,但是在賽季後期他還是有恢復狀態的跡象。場均10.6分、5.5籃板、1.1助攻,還有41.3%的命中率、34.2%的三分命中率和77.3%的罰球命中率,嚴格來說來到第三年的Mirotic進步幅度有些停滯不前,但他才26歲,還是有些許時間讓他重新證明自己的。

Zach LaVine復原狀況比預期行程好|Jamal Crawford : 天空才是他的極限

c109c3ac2c7b377dc2919e07e94f4f6e_zach_lavine_gladiators
Enter a caption

Jamal Crawford來自於西雅圖,如同他在推特的名字@JCrossover,出身街球的他在籃球搖籃之地西雅圖可說是教父等級般的存在,是西雅圖年輕人追崇的偶像,其中還包括了Isaiah Thomas和Zach LaVine。同樣出自於華盛頓州的LaVine,在告訴Crawford他有多欣賞Crawford的比賽後,自此兩人一直保持著緊密的聯系。

 

談到LaVine時,Crawford這樣評價:「他是我的家夥。他很棒,是個非常好的孩子。天空才是他的極限。他充滿了天賦,比賽對他來說仿佛很簡單。」

 

「我們一起在體育館內度過了很多時光,也花了很長的時間一起聊天。他一直很清晰地知道,他不會為任何事情而安定下來,除了NBA。他會向我了解實際的情況。」Crawford說。「其他人想要知道關於他的事情就是,他一直都會待在體育館內。他是個工作狂,一直都想要變得更好。努力奮鬥,力求偉大。他很願意聆聽、願意鍛煉,有著非常傑出的態度。」

 

「這也是為什麽我覺得他還可以持續地成長。他是匹種馬。他可以投射三分、切入籃筐還有控球。他的肌肉抽動快得幾乎超出控制,這讓他難以被防守。」Crawford接著說。

 

就在二月份,LaVine遭遇十字韌帶撕裂,從而退出剩餘的比賽。但是在卓越體育表現年度獎(ESPY Award)時,他跟ESPN的專欄作家Marc J. Spears透露目前他的膝蓋復原狀況比預期復出的期限來得早,有望參加即將在九月份展開的訓練營。不過,根據《Chicago Tribune》的K.C. Johnson表示,下賽季的芝加哥公牛隊基本上就是從重建開始,所以球隊並不會急促地需要LaVine復出。

 

曾經受過十字韌帶撕裂的Crawford感同身受,也在LaVine受傷後為他進行特別是精神狀態層面的輔導。「他目前做得很好,比預期的行程來得早。」Crawford說。「在被交易之後他就有私訊我,說:『我即將回到你開始的地方。』,我告訴他,他們會很熱愛你的,而他也會喜歡那裡。那是一個非常棒的打球環境。」

離開,就是挑戰更好的自己 — Ian Clark

20140136_1551390598269286_8355041367114077443_n
Thearon W. Henderson/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這並不是Ian Clark第一次以金州勇士隊的身分來到母校Germantown高中,他還記得上一次來這裏的時候隨行的有Stephen Curry、Kevin Durant和Draymond Green,當時他們陪著他一起參加他高中球衣退役儀式。他還記得,那時候Green開玩笑地說:「我永遠都不會有我的球衣退役儀式。因為我還不夠好。」Clark認為這種緊密聯繫的關係,是其他人都不會意識到,也是他們成功的最大因素。

 

這一次Clark也並非自己一個人。隨行的還有他努力了整個賽季,總算嚐到甜蜜果實的NBA總冠軍。「能夠把它帶回來曼菲斯的感覺真的很棒。」Clark說。「很多人都沒有機會達到這樣的里程碑。」

 

走到今日,作為總冠軍球隊的球員之一,Clark早起的生涯經歷也並非一帆風順。在夏季聯盟打球爭取機會,然後在猶他爵士隊和丹佛金塊隊打球,還有試過在發展聯盟尋求打球的機會,最後才來到勇士隊。上賽季是Clark生涯最好的時候,徹底的融入勇士隊的戰術體系,Clark場均上陣14.8分鐘,有著6.8分、1.6籃板和1.2助攻,還有48.7%的命中率和37.4%的三分命中率。

 

體驗過那些難熬的日子,所以Clark學會如何分享。他把他的電話號碼給了貝爾蒙特大學(Belmont University)所有他接觸過的學弟們。「任何我可以為他們做的事情,我都會去做。」Clark說。他也給了在現場歡迎他奪冠回歸的曼菲斯男孩女孩俱樂部隊孩子們一些勸告:專注在學業上、聽從教練和長輩們的話還有享受你現在所做的一切。

 

「去實現你的夢想。我有個和聯盟裡大部分傢伙都不一樣的故事,但是我想,這個故事最主要的就是,只要你肯放心思專注去做,你可以活在你的夢想裡。」Clark說。

 

Clark知道這是他最後一次以勇士隊球員的身分回到曼菲斯,他不會去埋怨什麼,因為他還在夢想的舞台裡,努力奮鬥著。「這是生意的一部分。沒有任何厭惡的感覺。就只是出去,試著尋找最好的合約。」Clark說。基於薪資空間已超過奢侈稅線,因此勇士隊把一年價值520萬美元的中產特例合約給了Nick Young。這也正式地宣告Clark的離開。儘管他清楚自己不會在下個賽季和熟悉的隊友們打球,但他還是會和Green以及其他隊友聯繫。

 

「在過去幾年能夠有這樣的機會、能夠去打球,待在一支你可以貢獻的球隊裡,那是每個傢伙的夢想。」Clark說。

 

人生總有該分道揚鑣的時候,也是往尋找更好的自己的方向走去。離開了勇士隊的Clark或許要再帶著總冠軍回到曼菲斯的時間可能會比較久些,但這會是他職業生涯的另一個提升的機會。他可以到另一個地方證明自己,帶著自己所擁有的總冠軍經驗去挑戰過去,去面對一個全新的自己。

 

離開,看到的是不一樣的風景。但這個風景的美與不美,就看自己所站著的地方的高度,而這個高度,是Clark必須要自己去攀爬的。他只需要明白,離開之後,他一直都不孤單。夥伴,一直都在。

Rajon Rondo與DeMarcus Cousins再度聚首,紐奧良鵜鶘隊最後的賭注

20031870_1551948708213475_4144067115969571652_n
Rich Pedroncelli/The Associated Press

隨著Rajon Rondo被DeMarcus Cousins成功地說服加入紐奧良鵜鶘隊,我會說,鵜鶘隊要拼的,就是下賽季,也是為了在下賽季結束後能夠繼續與Cousins續約而展開的第一步。盡管鵜鶘隊會提供給Rondo的合約尚未知曉,但目前鵜鶘隊的薪資空間已遠遠超過聯盟既定的9909萬美元,高達1.14億美元。這也表示鵜鶘隊僅能夠提供給Rondo特例合約或者是底薪,或我認為極大可能性的,進一步的交易讓Rondo獲得更多的薪資空間。

 

Rondo過去在沙加緬度國王隊與Cousins合作無間,237次助攻給Cousins更是他職業生涯助攻給一位球員最高的一次。如今還有Anthony Davis在,兩大長人在內線坐鎮,Rondo的穿針引線可以讓Davis以及Cousins非常舒服地拿球進攻,甚至他豐富的季後賽經驗會讓季後賽經驗尚淺的鵜鶘隊在爭取季後賽種子的位置時獲益良多。

 

非常值得一提的是,Rondo累積的季後賽場數是96場,這遠遠超過Jrue Holiday、Davis、Cousins(沒有季後賽經驗)、Solomon Hill、Omer Asik和E’Twaun Moore總和的季後賽場數。

 

盡管Alvin Gentry也很贊同Rondo的加入,但是他總還有需要去煩惱的問題。第一個當然就是持球問題,這是因為Holiday也是個需要大量持球時間才能夠發揮出效率的人。Holiday在無球狀態下的效率不算好,每一次定點投射只能攻下0.92分,每一次繞掩護接球投籃也只能攻下0.86分。然而Holiday單打每次可以攻下1.05分。另外一個則是鵜鶘隊的外線得分能力。鵜鶘隊中距離命中率只有39.1%、左底角三分39%、右底角三分36.2%以及孤線34.4%。在內線進攻威脅大大加強下,我認為外線得分是可以好好把握利用的地方,這一點,需要Gentry設計和思考一番的。

 

至於場外的因素,Rondo和Cousins會不會像兩個定時炸彈那樣,我想若他們真的想要在這個賽季有番作為,自身好好思考後才行動,對整體球隊來說才是有利無害的。

 

在軍備競賽節奏加快下,鵜鶘隊若再落後的話,很大可能就會在下賽季結束後失去Cousins。因此這一次與Rondo的結合,我認為鵜鶘隊是值得去賭的。在不影響整體的薪資體制下能夠獲得Rondo效力一年,以這一年的表現去賭球隊的未來,只要上下團結起來,以進入季後賽為目標,並非不可能。前提是Gentry可不能夠讓前兩個賽季糟糕的開局再次重演了。

多倫多暴龍隊對Luc Mbah a Moute有興趣?Mbah a Moute帶給你的,不只是防守大鎖而已

19959178_1547655788642767_809526937455216201_n
Harry How/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根據《Sportsnet》的Michael Grange報導,多倫多暴龍隊正在討論有關於招攬Luc Mbah a Moute加盟的事情。目前暴龍隊已經超過了薪資上限,因此他們正在洽談以薪資特例爭取Mbah a Moute的加入。

 

Mbah a Moute有體型、翼展也很長,在防守的時候就算是錯位也好,他快速移動的腳步讓他面對速度快的控衛並不會完全落下風,而且Mbah a Moute在場上的反應也很出色。我認為他具備從一號守到甚至是五號的能力。

 

Mbah a Moute的防守真實正負值(Defensive Real Plus Minus)是2.32,在全聯盟大前鋒的排行榜中占據第九位。當他在場時,對手只能攻下105.4分,但當他下場後,對手完全可以猛攻洛杉磯快艇隊,高達111.6分。甚至,在一對一防守的時候,他的對手的命中率也只有30.8%。

 

的確,普遍上對於Mbah a Moute的印象都局限於他的進攻能力不好。然而,若是擔心Mbah a Moute在進攻端表現的話,其實從2014-15賽季開始無論是命中率、三分命中率還是罰球命中率,他一直都在進步當中,上賽季則是50.5%的命中率、39.1%的三分命中率和55.2%的罰球命中率。

 

值得一提的是,Mbah a Moute在底角三分,無論是左右邊都相當準,上賽季他在左底角三分球投33中13,在右底角三分球55投23中,命中率有41%。其實他在進攻端也不是那麽的不堪。

 

在少了DeMarre Carroll和P.J. Tucker之後,Mbah a Moute加入多倫多猛龍隊可以補上少了這兩人後的防守大鎖空缺,而那裏也有他的好友同鄉Pascal Siakam,我想若真的加盟暴龍隊,他不需要擔心適應問題。

 

但是以Mbah a Moute的實力,我相信聯盟還有其他球隊是對他有興趣的。

 

 

林書豪對未來後場搭檔D’Angelo Russell有些可以配合的想法 | 林書豪:他真的很好,蠻棒的

Lakers-Hornets-mess-1
Demetrius Bell/Sportslogo.net

當D’Angelo Russell被交易到布魯克林籃網隊時,焦點似乎並不僅限於Russell昔日榜眼在球場上的表現而已。待人處世的成熟度、目前尚缺乏的領導氣質,隨著Russell的被交易,這些問題也隨之而放大來看待。但是林書豪卻不認為這些事情會造成很大的問題。

 

「我不認為我們彼此有感覺到任何對立的情況。我們都知道我們會在大部分的時間內核對方聯手打球。所以我們已經一起訓練、談話、傳簡訊。我們也一起出外閑逛。」林書豪說。「他是個非常棒的家夥。我知道人們嘗試去說些關於他的一些事情。但我並沒有看到任何這些負面的東西。他真的很好,到目前為止都蠻棒的。我很雀躍。」

 

或許當初Magic Johnson在交易Russell之後所發表的言論指出洛杉磯湖人隊需要一個真正的領袖在控衛位置上被認為在影射Russell的不足之處,但林書豪給予新搭檔非常高的評價,也相信他們可以合作得來。「他很有天分,可以投籃,可以運球後制造空間,很全面性。」林書豪說。「他可以擔任控衛,也可以打得分後衛,他身高臂長。可以把他放在不同的位置,把我放在不同的位置,他打一號我打二號。我們可以和彼此配合,所以我真的並不擔心這些。」

 

「有些事情我之前有些想法,有的時候我可以在無球狀態下打球,執行球隊的第二輪戰術,然後隨後再獲得球權。我並不需要控球上前,然後看著五個家夥瞪著我,有的時候這還蠻困難的。能夠讓自己穿插些無球打法,然後打得更有創意些,那將會是非常有趣和好玩的。」林書豪說。很多人認為Russell的到來會影響到林書豪在籃網隊的球權,但顯然他對彼此未來的後場配合已經有些看法和可以開拓的地方。

 

Russell自己也認為他是有東西是要去證明的。「當然,一直都會有東西是我要去證明的。一旦你被交易後,你應該怎麼看待這樣的事情,你就怎麼去看待。我認為這是一個我需要去證明自己的跡象、不被尊重,不管你要怎麼去形容,到最後一天我還是有些東西是要證明給自己看的,不是給任何其他人。」Russell說。

 

的確Russell過去在球場以外會有些不太恰當的行為,或許是還不夠成熟吧。除了林書豪以外,我認為籃網隊總教練Kenny Atkinson也是可以幫助到Russell的人。過去他在亞特蘭大老鷹隊的時候擅長與球員打交道、關註球員的成長,備受好評。Russell在Atkinson的執教下無論場內外我們都期待會有突破性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