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做Michael Jordan隊友,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Michael Jordan 5

 

和Michael Jordan做隊友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除非你獲得他的肯定或者是認可。Ed Nealy曾經效力過芝加哥公牛隊三個賽季,分別是1988-1990賽季,還有1992-1993賽季。在公牛隊平均有2分、2.5籃板和0.5助攻的Nealy並沒有很誘人的天賦,跑也跑不快,跳也跳不高。但是他刻苦耐勞、肯拼、願意熬,是典型的藍領球員,只要球隊給予任何指示他都會去做,任何骯髒吃苦的工作都毫無怨言。

 

雖然Jordan很質疑Nealy在籃球方面的天份,但他相當尊重Nealy。練習時,Jordan總會走到Nealy所在的場地一起打球。「他是唯一一個會做好擋人工作的,是個非常頑強的傢伙。」Jordan曾這樣評價Nealy。

 

然而對於Nealy這樣堪算是良好的相處模式卻不曾出現在Brad Sellers的身上。在1986年選秀大會公牛隊用了第九順位選了Sellers,儘管當時管理層Jerry Krause所做的這個決定和球員們的意見相左。而最重要的是,公牛隊選擇Sellers讓Jordan深感不滿。

 

當時眾望所歸的人選是來自於杜克大學,在大四那年獲得『奈史密斯學院年度最佳球員』的Johnny Dawkins。Jordan相信Dawkins會是公牛隊在該選秀大會的不二人選,並在選秀大會前與Dawkins在北卡大學打球時告訴他這一點。不過公牛隊當時已經策劃了從波特蘭拓荒者隊交易過來Steve Colter,他打的也是Dawkins所擔任的控衛位置,加上管理層更看重Sellers的跳投能力,因此公牛隊與Dawkins擦肩而過讓Jordan感到憤怒不已。

 

Jordan認為公牛隊的決定讓他看起來就像個傻瓜一樣,所以他把所有的不滿都發洩在Colter和Sellers的身上。在Jordan言語上的批評還是訓練時特地向Sellers進攻,Sellers將近崩潰。至於Colter,Jordan每次都會揮開Colter,自己持球進攻,並且要求Colter無求跑動,一旦Colter做錯事情時就會遭受Jordan的抨擊。

 

後來Colter在公牛隊待了不到一個賽季的時間即轉戰費城76人,而Sellers雖然在公牛隊待了三年,但是表現也沒有很亮眼,狀態每況愈下。要獲得當時已經逐步地開始統治NBA的Jordan肯定,真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Advertisements

掌控自我命運 — Chris Bosh

Chris+Bosh+San+Antonio+Spurs+v+Miami+Heat+s29x4NVXN2jl
Mike Ehrmann/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即使已經離開NBA的舞台有一段時間,但是還有很多關於籃球的事情,是Chris Bosh怎麼樣都無法忘懷以及依舊牽掛著的。「這是其中一種,就像是:『這是屬於我的。』的感覺,你知道嗎?這對我來說意義非凡。一切就像是慢動作重放似的。我看過這段重播,實際上它比看上去還要快很多。我以為它慢得多,直到一些人給我重看這一球。因為,那情景就像是:『你怎麼看到Ray Allen?』。而我說:『我並不知道,他就站在那裡。一切都是那麼的合情合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他就在那看著我。你知道,你只需要把球傳出去。」Bosh近日接受訪問時說道。

 

邁阿密熱火隊逆襲聖安東尼奧馬刺隊奪冠的那一年,每個人都震撼於Allen最後時刻經典的底角三分球,但大家都知道在此之前份量很重的進攻籃板球,是Bosh從馬刺隊的手上搶下來的。我們都不會忘記,加時賽時Tony Parker的中距離出手、Danny Green最後讀秒時刻意圖扳平比分的三分球,都由Bosh一手封蓋下來,守住熱火隊最後的勝利。

 

在球場上,Bosh可以憑藉著自身的能力去為球隊爭取勝利,竭盡全力地擊敗任何阻擋在自己眼前的對手,仿佛命運就掌握在自己手中。然而回到現實生活中,離開自己所熟悉的戰場,卻不由Bosh作主。因為肺部發現有血凝塊,Bosh才意識到,原來人生也會有無可奈何的時候。即使你多麼地努力,終究還是徒勞無功。曾經就在自己眼前的籃球與NBA,如今卻是那麼的遙遠。

 

這是屬於我的,如果可以,這一次Bosh很想大聲地對那顆橘橙色的籃球吶喊。

 

「無論是在更衣室還是在訓練,或者是對這樣的行程安排有著近乎軍事化的思維,然後你不再整天都和這些傢伙在一起了,突然之間,你只有你自己一個人。」Bosh說。「你開始感覺失去了目標,失去了自我,然後你失去了信心。」

 

「你發現你對自己說:『我曾經是最好的,而現在我並不是最好的。』你必須開始面對這種不太好的感覺。你必須開始習慣不會有人前來服侍你。」

 

也許對Bosh而言,他所必須承受的煎熬並不只是來自於出現狀況的身體而已,還包括了內心的糾結與低落。是的,他的身體不再和昔日一樣,而很多事情,原來也和以前不一樣了。儘管Bosh有多麼的不願意去承認,但是已和自己融為一體的籃球正慢慢的從自己的人生中淡去。緊密的賽程、艱難的客場之旅,這些都自己無關。血戰到底換回來的榮譽、在球場上隻手遮天的風光偉業,都成為了過去。

 

幸運的是,Bosh的妻子Adrienne一直都在他身邊,陪伴著他走出過去,面對現實與未來。他開始做些以前的自己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早上起來後Bosh第一個收看的節目不再是《Sports Center》,而是有關於金融經濟的《彭博新聞》(Bloomberg News)。Bosh每個月都會和他私人的經濟顧問會面,討論自己過去從來沒有真正去理會過的個人金融管理。

 

Bosh坦然的面對在他身上所發生的種種事情與考驗,但他還是渴望能夠重返熟悉的舞台,重新體驗掌控自己命運的感覺。這並非固執,或迷失於曾經的美好,這反而是Bosh對於籃球非常單純和直接的熱愛。「人們經常問我:『你還想要做些什麼?』對我而言,那個答案永遠都是:『沒什麼,我就是愛籃球。那是我所要的全部。』。」Bosh說。

 

「我將會再度出擊。就這樣——再度挑戰。」

 

不管前方的命運是什麼,我們都期待Bosh會像那天被馬刺隊逼至懸崖峭壁邊緣後一躍而起搶下關鍵性的籃板球那樣,以堅定的信念去迎接未知的未來。

 

這是屬於我的,命運就在你手中。

我會變得更好、更強 — Kristaps Porzingis

Kristaps+Porzingis+New+York+Knicks+v+Los+Angeles+ZVe-e9KZH2bl
Harry How/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球員受傷後,除了必須承受當下所遭遇的肉體上的痛楚之外,漫長的復原過程也是非常嚴峻的挑戰。遙遙無期的復出日期、無法上場打球的煎熬、重新適應身體節奏的陌生感覺、試圖恢復原有狀態的急迫,任何一個因素若轉變成負面情緒,都將會影響到球員的康復狀況,甚至會影響到復出後的表現。

 

但是,這一切都不會影響到Kristaps Porzingis。雖然至今Porzingis還是沒辦法給予一個詳細的復出時間,甚至有可能在下個賽季十二月份才會重新出現在球場上,然而Porzingis很樂觀地看待這一切。他非常的有信心,自己會強勢回歸。

 

「我相信,我會以更好、更強的狀態回來的。」Porzingis說。

 

Carmelo Anthony離開之後,紐約尼克隊進入了一個全新的時代,由Porzingis接棒的全新景象。而Porzingis也確實沒有讓所有人的期望落空。在未受傷以前,Porzingis繳出平均22.7分、6.6籃板、1.2助攻和2.4封蓋,這還不過是21歲的Porzingis在NBA聯盟的第三個賽季而已。前陣子出現在麥迪遜廣場公園的Porzingis看起來比較壯,顯然在這段復原過程中Porzingis並沒有白白的浪費,反而趁這個時間點加強自己。

 

「我沒辦法告訴你任何東西。我並沒有任何概念。或許你應該要問醫生,而他會跟你說些東西。至於我自己,我每天都在努力著,我們會再看看什麼時候歸隊。」被問到復出日期時Porzingis這樣說。

 

不過,如果詢問負責Porzingis十字韌帶復原過程的Carlon Colker醫生的話,他會說,下個賽季開始時Porzingis已可以準備上場打球。「最終,尼克隊的那些傢伙必須做出決定,他們什麼時候想要讓他歸隊。就我而言,下個賽季開始之際他已可以做好準備打球。」曾經和Shaquille O’Neal、Allan Houston和前網球名將Andre Agassi合作過的Colker說。

 

這已不是Porzingis第一次和Colker合作。早在上賽季後期Porzingis就和Colker談過關於肩膀疾病復發的問題,而Colker就在休季期間為Porzingis擬定了休季訓練計畫,並且花了兩個星期的時間在拉脫維亞探訪Porzingis。他很熟悉和了解Porzingis的身體狀況,就好像Porzingis也非常信任Colker。「Colker的技術有些不同,但是在見到他之後你不會想要離開。他不會讓你的身體某些部分變得更加疲倦。他真的懂身體怎麼去運作,我對他有著非常濃厚的信任。」Porzingis說。

 

「雖然總是有這樣的閒話:『天空即將塌下來,他永遠不會恢復原來的狀態了。』,那些都是一堆馬屎。」Colker說。「他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好。他會讓所有人都震驚。如果你周遭有著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人,這不是世界末日。如果你身邊有著錯誤的人,那才是世界末日。」

 

或許,我們都明瞭Porzingis的自信是從哪裡來。又或者,我們都明白Colker對於Porzingis的信心又是從哪裡來。Porzingis從進入聯盟開始即很懂得如何善用休季來讓自己變得更強。所以我們才會在去年夏天看到Porzingis練拳擊來增強自己的力量,甚至親自探訪Dirk Nowitzki一起進行訓練。就像Porzingis過去在西班牙Cajasol Sevilla球隊的教練Audie Norris曾經說過的,Porzingis的訓練態度是非常好的。

 

有基於此,我們都由衷的相信和期待,傷癒回歸的Porzingis肯定會變得更好。

 

「我相信,我會以更好、更強的狀態回來的。」

 

這是Porzingis的宣言。

24,817 — Vince Carter

Vince+Carter+Memphis+Grizzlies+v+Sacramento+wPhGuExZ1R6l
Lachlan Cunningham/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在籃框上轉動著的籃球最終還是滑了進去,Vince Carter在他的職業生涯又再達成了新的里程碑,超越紐約尼克隊名宿中鋒Patrick Ewing,以總得分24,817排名NBA歷史得分榜的第22位。個人榮譽榜添加多一份殊榮的Carter並沒有太雀躍或激烈的反應,或許對他而言在41歲這個年齡還能夠繼續奔跑著已是件不容易和難得的事情,這些經歷多年累積而來的榮譽也可以以平常心來看待。

 

「當你談到身處在聯盟歷史得分榜的前25名,看看名單上那些偉大、精銳、最好的球員,有的還在打球,而可以在這個群體裡,我很謙卑,也對此感到很慶幸。」Carter這麼說著。

 

Carter如今更在乎的是能夠幫助球隊爭取勝利、給予球隊裡的年輕人協助。「我想要打球。我是個競爭者,而他們都知道這一點。我了解到場上所發生的事情,只是坐在那裡、如此接近卻沒辦法打球是很煎熬的。」Carter說。「當你知道你還可以站上場貢獻卻沒辦法給予幫助,真的很辛苦。」

 

對身邊的隊友而言,無論是場內還是場外,Carter的存在和他平時所做的事情,其實已經在不經意間影響了他們。「在防守時,往往他都是喊得最大聲的傢伙。他正試著盡可能地幫助我們這些年輕人,所以當我們在防守時或許他會喊出我們當時並沒有看到的範圍,這樣做其實是很好的。」新秀Justin Jackson說。「每隔一段時間,他都會做一些一個41歲的人所不可能做的事情。」

 

在與底特律活塞隊的比賽前Carter只需要五分就可以超越Ewing的24,815分。在第二節開始不久後,Carter截獲Andre Drummond的傳球,奔向前場扣籃得分。場邊的沙加緬度國王隊球迷紛紛沸騰起來。雖然這只是個再也尋常不過的灌籃,但是還能夠在處於生涯遲暮的Carter身上看到他飛躍的英姿,對很多球迷來說,那是非常珍貴的時刻。

 

就連Carter自己也這樣說:「對很多人來說這是很有趣的,表演給大家看我還可以做到。我想我已經證明過自己能夠做到,但是這樣還是讓人感到愉快。我在途中告訴James Ennis,我說:『退後,別對我犯規。』」

 

接下來Carter在第二節4:12時後仰投入兩分球,並在第三節最後28秒投進三分球,正式完成超越Ewing總得分的記錄。

 

「真的很瘋狂,那真的是很多顆投籃。歷史前25名,這個數字非常龐大,很多傢伙都沒辦法靠近這樣的成就。」比Carter還小21歲的國王隊控衛De’Aaron Fox說。

 

那確實是個我們沒有辦法去想像的成就。41歲的Carter沒有向歲月的侵蝕而低頭,仍然堅持地在球場上奔跑,即使自己獲得的上場時間可能並不多,但是訓練時他不懈怠,比賽時他全力以赴。終究,是心裡對於籃球的熱愛支撐他在這條路上義無反顧地一直走下去。

 

「我熱愛打籃球,當我不再喜歡打籃球,或者不再享受前來工作、努力認真地工作,我會離開。這是因為我並不想要對這比賽充滿任何不敬。它對我太好了,給了我很多機會去很多地方、見過很多人、很多很酷的人,也為不一樣的人做過很多事情。」Carter說。

 

正因為知道現在所擁有的一切是多麼的得來不易,所以Carter倍加珍惜,在被籃球懷抱的日子裡的每一分、每一秒。

老當益壯 — Trevor Ariza

Trevor+Ariza+Houston+Rockets+v+Orlando+Magic+8vCcWBZrx--l
NBAE via Zimbio

也許沒有很多人記得,Trevor Ariza已經在NBA聯盟裡沉浸了12年。那一年選秀梯的狀元是Dwight Howard,而Ariza則是在第43順位被紐約尼克隊選中。那一年的二輪選秀當中大家印象比較深刻的Anderson Varejao現在在巴西打球,Chris Duhon離開NBA後則曾在昨天NCAA全國一級男子籃球錦標賽64強以第十三種子擊敗第四種子衛奇塔州立大學(Wichita State University)的馬歇爾大學(Marshall University)擔任助理教練。

 

Ariza職業生涯至今曾經效力過六支球隊,而從尼克隊的Lenny Wilkens到現在火箭隊的Mike D’Antoni,Ariza曾在12位總教練的執教下打球。儘管如此,Ariza並不會因為環境的更迭或者是接觸的執教方式與風格的不同而影響到自己的表現。他的上場時間一直都很穩定,從2008-09賽季的洛杉磯湖人隊開始他的平均上場時間就不曾少過24分鐘。

 

「就像他一直以來那樣,他一直都保持著不相上下的表現。這是很好的,我當然不是在投訴什麼。這個賽季也許他的投籃變得比較好,或許會製造一些切入來進攻籃框,對我們所做的事情越來越來越適應其中。」D’Antoni說。

 

Ariza確實是個籃球智商相當高的球員,在球場上無論是在進攻還是防守端他都會做好自己的本分,對的時間做對的事情。也許Ariza終其職業生涯沒有辦法和全明星球員掛鉤,但我認為每支冠軍球隊都會希望自己的陣容裡有像Ariza這樣的球員。不耀眼,卻是呈交出紮實的表現以及做出實際的貢獻。

 

本賽季Ariza平均三分出手7次,與平均出手次數相比,這個賽季Ariza投三分的比率達到了驚人的、也是職業生涯新高的72%。Ariza懂得與時並進,隨著籃球世代的發展而改變自己的比賽風格與得分手段,也間接的爭取在NBA這個競爭激烈的舞台繼續生存下去,還有延伸自己的職業生涯。要知道,在生涯前四個賽季,三分球總出手次數也只不過是3.8%而已。

 

「當我第一次進入NBA時,切入進攻籃框,那是我很拿手的得分方式。」Ariza說。「隨著我的生涯繼續進行著,我開發出跳投。我只是在試著做我的隊友們需要我做的事情。防守總會阻止到一些東西,所以為了幫助我的球隊取得勝利,我必須要做其他事情。」

 

火箭隊老將中鋒Nene對Ariza讚譽有加:「Trevor是個任何事情都做的藍領球員。他可以防守、可以傳球,也可以投得很好。在一場比賽裡他可以做很多事情。當然他對待球員得方式也很重要。他都很坦率地對待這裡得每一個人。每個人都喜歡他,他就是個領袖,讓每個人都變得更好。」

 

Ariza有越老打得越好的趨勢,本賽季他在火箭隊的平均上場時間34.5分鐘僅次於James Harden。Ariza本賽季的進攻效率值是115分,而防守效率值則是107分,是近兩個賽季以來最好的表現,也值得一提的是,Ariza的進攻效率值是近九個賽季以來最高的一次。

 

本賽季結束後即將成為非受限自由球員的Ariza,曾代表湖人隊捧起那至高無上的總冠軍榮譽,戴上球員一生所追逐的總冠軍戒。如今他的首要目標就是全力以赴地為正處於近幾個賽季以來最好的狀態當中的火箭隊爭取挑戰西區聯盟冠軍和總冠軍的機會。

 

歲月既然沒有在Ariza身上造成任何煩惱,他就會好好地把握這樣的機會,在這個唯有強者生存的舞台戰鬥下去,完成他應該做的事情。

《羊與鋼之森》讀後感

28580641_10214999466356807_1158725600_o

 

來自於北海道深山小鄉村的高中生外村,因為一次被班導師吩咐為體育館內的鋼琴調音的板鳥帶路而對鋼琴調音師這職業產生了興趣。從來沒接觸過音樂的外村,在板鳥調音時看見了一幕幕美妙的森林畫面。他為自己的人生道路做了一次決定,他決定要往這森林之路,一路地走下去……

 

Pg17

我很想看板鳥先生調音。除了想要在技術方面接受他的指導,更想要再度聆聽板鳥先生調音的鋼琴,看那音色慢慢變得清澄。

不知道這種想法是否寫在了臉上,那天板鳥先生看到我後,利用出門去客戶那裡之前的短暫時間主動關心我。

「不必著急,一步一腳印,一步一腳印。」

「是。」我回答。一步一腳印,一步一腳印。調音師的工作由龐大的、無法想像的一步又一步累積而成。

 

時代的變化,價值觀的不同,人們似乎都在追求著短時間內即能夠達到的成功。比起一路上可以仔細體會的風景,更快地抵達目的地來得更加的重要;比起在訓練時刻苦銘心地鍛鍊好自己的技術與能力,能夠立即站在球場上迎接場邊的歡呼聲來得更讓人嚮往。

只是,沒有一步一腳印地往前走,又怎麼能夠登上最高峰?沒有每次訓練時不斷累積的投籃訓練,你又怎麼知道自己最擅長的得分手段是什麼、有信心投籃得分的位置又是哪裡呢?

這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沒有『一步登天』這回事。

 

Pg97

任何人都能夠透過訓練調出正確的音。學校一再教導我們,這不是靠才華,而是需要努力。無論會不會彈鋼琴、有沒有熱情,只要接受訓練,任何人都能夠站在起跑點上。

Pg196

重啟調音的那一天,佐倉太太告訴我,和音無論練多久的琴,也不以為苦。

「她說,不管怎樣彈,都不覺得累。」

佐倉太太說完後,眯起了眼睛。

「能夠這樣不厭其煩地練習本身就是一種才華。」

柳哥附和。

 

愛迪生曾經說過:「天才等於百分之一的靈感,和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才華和努力,其實並沒有說哪個比較重要。才華會讓你在做某些事情時,會有一些先天的優勢,但要在這條道路上走得更遠,你還是必須要不斷地努力下去。假如你沒有才華的話,只要持續地努力下去,這條道路你總可以走得更加地遠。

也許對於籃球,你真的沒有才華與天賦,但是只要你肯努力,今天一百顆投籃沒辦法完成,只要持之以恆地進行下去,總有天你可以達成一百顆、兩百顆、甚至是五百顆投籃的訓練。有才華卻不願努力讓人感到可惜,而沒有才華也不願努力則讓人感到氣憤。

別以為自己一無所長,看看四周,當隊友一個個離開,而你還在這裡,進行著看似乏味無聊的訓練,那就是屬於你自己獨一無二的才華。若沒有才華,那就不斷地努力下去吧。

 

Pg121

「你的努力不會白費。」

他說話的時候,沒有轉頭看我。

「……啊?」

我忍不住反問,柳哥似乎也很驚訝,小聲地「啊?」了一聲。我們停下腳步,互看對方。

「我從來沒有想過是不是白費這種事。」

我說出了內心話。柳哥「呵呵呵」地笑了起來。

「外村,我真羨慕你啊。是喔,原來你不覺得是在做白工。」

柳哥「呵呵呵」的笑聲漸漸變成了「哈哈哈」,他把手放在車門上:「啊哈哈哈哈」地大笑起來,然後納悶地問:

「你也不會後悔或是反省,覺得自己白費了心力嗎?也就是說,你腦袋裡根本沒有徒勞的概念嗎?」

「不,我知道這個字眼。」

我慌忙回答。

「那當然。」

「我不是很清楚,徒勞是指怎樣的情況。」

有時候覺得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是無用的,但有時候又覺得無論是面對鋼琴,或是我此刻在這裡,所有的一切都是巨大的徒勞。

 

人生中我們所做的每件事情,沒有任何事情都是白費或多此一舉的,每件事情都有它存在的價值。你出門走錯了路,但正因為這樣,你才發現原來向街口的右邊走多幾步就會有一間咖啡沖泡得非常棒的咖啡廳。老闆下令你做一項其實和你完全無關的工作,但也因為這樣,你才有機會明白另一個部分的運作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也許你真的很努力去訓練,做好你應該做的,但是你上場的時間仍然不夠多,獲得機會比起其他隊友來得少。然而這並不是說明你選擇籃球這條道路是完全錯誤的。因為籃球,你學會了什麼是團隊合作;因為籃球,你懂得一個戰術是需要五個人一起跑動才能夠完成的;因為籃球,你明白為何球隊的名字在球衣前面而自己的名字在後面。

只要認真、全心全力地做好每件事情,即使最後的結果不理想,那並不是徒勞無功。因為你所踏出的每一步,都是你的全力以赴,都有值得去學習的價值所在。

 

Pg126

「你害怕嗎?」

我默默點著頭。

「害怕也沒關係啊,正因為害怕,所以才會持續努力,全力以赴精進自己的技術,你可以再稍微體會這種害怕的感覺。你會害怕很正常,因為你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吸收各式各類的經驗。」

 

第一次獨自出遠門,你會感到害怕,所以你會做好準備,從住宿的安排、行程的編排等等,這一切你都一手包辦。正因為如此的害怕感覺,所以你才學會了要怎樣上網預定住宿、如何去編排行程A、計劃B。第一次在正式比賽中登場,你也會感到害怕,所以在訓練時你從不懈怠,教練吩咐要做好的事情你都盡力去做。經過了這麼多的努力,你不斷地成長,你不再害怕失敗、怯場,你只害怕,自己沒有全力以赴。

會有恐懼感,是正常的事情。正因為對一件事情有害怕的感覺,你才會不斷的努力,去克服心裡的這種感覺。

 

Pg 225

「厲害的人即使沒有達到一萬小時,還是能夠做好;差勁的人即使超過一萬小時,還是沒辦法做到。」

「幹嘛說得這麼直截了當。」

柳哥仰頭看著天花板。

「大家心裡都很清楚,只是沒有說出口而已,但不會去想才華或是素質之類的問題,因為這種事想了也沒用。」

秋野先生停頓了一下,又繼續道:

「反正,做就對了。」

我抖了一下。

原來連秋野先生也是這樣想嗎?

「即使沒有才華,也照樣活得好好的,但在內心深處還是相信,即使超過了一萬小時仍然沒有看到的東西,也許花費兩萬個小時,就可以看到。比起很快能夠看到,能夠看到更大、更高的東西不是更重要嗎?」

 

我們總會為自己設定一些目標,不過是不是一日沒完成目標就不算成功呢?在追求目標的過程中,你會面臨很多難關、解決很多問題,經過千山萬水終究才能夠完成目標,抵達目的地。而在處理這些難關、問題的過程當中,你學習到的比起如何更貼近你自己的目標,還要更多。可以完成目標當然很棒,但是這過程中的成長也是相當重要的。

有個叫做『一萬小時』的定律,但那並不是最正確的依據,因為有些人,也許在一萬個小時的定律裡無法完成,兩萬個小時卻能夠做到。需要一萬還是兩萬個小時才能做到並不重要,沒辦法在一萬個小時裡完成也不是失敗,而是知識與價值的累積。一萬個小時裡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自我的增進。

那是一種『只要是Michael Jordan想做的,就絕對沒有人能夠阻止得到』的感覺

image

 

芝加哥公牛隊助理教練John Bach曾經在1988-89賽季東區聯盟季後賽首輪擊敗克里夫蘭騎士隊後這樣評價過Michael Jordan:「球隊裡總是有這樣的感覺,如果我們打進了總決賽,Michael就會想出一些能夠贏球的方式。他是我所看過最偉大的競爭者,而在那些重大的比賽他仍舊可以提升至另外一個階段。」

 

當時,公牛隊季後賽首輪的對手是88-89賽季拿下57勝的騎士隊,而在過去六次與公牛隊對決騎士隊都拿下了最後的勝利,甚至在該賽季常規賽最後一戰騎士隊讓先發球員休戰仍然戰勝了公牛隊。外界普遍上認為公牛隊拿下這系列賽勝利的機率是相當渺茫的。但Jordan還是身體力行地證明,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那時候兩隊在前四場系列賽打成總比分2-2,而關鍵性的第五戰更是搏鬥至僵持不下的局面。然而Jordan還是在比賽剩下三秒時完成了後世所熟知的『The Shot』。該系列賽Jordan場均39.8分、8.2助攻和5.8籃板,強悍的表現以及最後一擊的堅決,彷彿讓騎士隊明白,沒有什麼事情是Jordan做不到的。就像是詛咒般的『The Shot』,在接下來的兩個賽季,騎士隊沒有一次擊敗過公牛隊。

 

 

像Jordan這樣『只要我想做,沒有人能夠阻止得到』的霸氣,世人早在他職業生涯的第二個賽季已見證過一次。當時因為傷勢緣故缺陣了64場比賽的Jordan不顧醫生的勸戒堅持重返球場。大部分的人包括了醫生、公牛隊和Jordan的顧問團隊都認為他應該要繼續在這個賽季休養下去。

 

在Jordan憤怒地指責公牛隊不想要打進季後賽就是為了爭取更高的選秀順位後,在逼於無奈之下,球隊還是放行讓Jordan打完餘下的15場比賽。

 

雖然那15場常規賽裡公牛隊只是拿下了六場勝利,但是公牛隊最終還是成功的闖進季後賽。該1985-86賽季東區季後賽首輪公牛隊直落三輸給了波士頓塞爾蒂克隊,不過Jordan還是讓後來的總冠軍塞爾蒂克隊冒了一身冷汗。系列賽第一戰攻下49分的Jordan,彷彿那也只不過時熱身而已,在系列賽第二戰直接拿下63分。

 

該系列賽Jordan場均43.7分、6.3籃板和5.7助攻,就連Larry Bird也這樣說:「一定是上帝偽裝成Michael Jordan了。」